云南时时彩
中国西藏网 > 读书

谁冷落了朱自清?——日记考辨举隅

徐强 发布时间:2018-08-10 09:49:00来源: 光明网-《光明日报》

朱自清日记,是这位现代著名作家、学者的一宗重要文化遗产,也是关于二十世纪上半叶知识界情况的宝贵史料。但它有个特殊情况:自1934年7月起,朱自清日记多以英日文(英文为多)书写。他逝世后,门生王瑶曾加整理,后选录部分条目刊布。新时期,朱自清日记经重新翻译整理,收入《朱自清全集》。这是目前所见日记的最全面貌,已成相关领域征引频率最高的日记之一。不过翻译造成的上千处舛误,严重影响到这座史料宝库的价值。笔者年来致力于通过多种手段尽量还原日记原貌。因多数手稿仍下落不明,把王译本与全集本对勘,是有效方法之一。本文撮录一例,俾能引起学界注意,同时作为朱自清、闻一多两位先贤120岁冥诞的纪念。


朱自清全集 江苏教育出版社1996版

1945年9月17日日记,王瑶译本:

晨访一多,未遇。得闻太太允许,翻阅一多手稿。得材料及启示甚多。预备《中国文学史》讲稿。下午一多访寅恪,约余陪往。寅恪甚冷淡,余无法引起谈话,略坐即离去。

《全集》本:

上午访一多,未晤。得闻太太许可,阅一多手稿,资料丰富,很受启发。

准备中国文学史讲稿。拒绝江清关于邀请邵、孙、沈及卡尔?陈的建议。此数人中,我只喜欢孙,拟往看望,与之话别。

一多今天下午看望寅恪。期望能与一多谈心,然彼冷冰冰。我大概是个引不起别人兴趣的人。


朱自清全集 江苏教育出版社1996版

两本事实有区别,焦点问题则在:王瑶译本说闻朱结伴访陈,而全集本只说闻一多访陈;王瑶译本中,朱自清抱怨陈寅恪冷淡,而全集本中则抱怨闻一多冷冰冰。到底是谁“冷”遇了朱自清,乃至引起他的“吐槽”?

朱自清、闻一多分别于1925、1932年服务清华,终生任教中文系。陈寅恪1926年始任清华国学研究院导师,后改任文、史两系合聘教授,联大时期则专任历史系教授。1940年8月离联大赴港,转道去英国,为战事所阻,历任香港大学、广西大学和成都燕京大学教授。1945年8月战争结束,英方再请其赴英治疗眼疾并讲学。9月14日,陈寅恪从成都返昆,准备不日后起飞赴英。在昆小住期间,故旧门生纷纷前来探望。闻、朱即是在此种情况下趋访这位阔别五年之久、年长十岁左右的老同事的。

两本日记表述不同处,有一种常见情况:两版各有删略,合观方见完整。此处分别叙述的“约余陪往”和“期望能与一多谈心”,显然不属这种情况,也就是说,闻约朱一起看望陈,朱期望与闻谈心,两事不可能同时发生。闻朱几乎可以朝夕见面,两人谈心机会很多,何必非要趁看望陈时来谈呢?因此,事实要么是“闻约朱同往”,要么是朱未被约往,他只是“期望与闻谈心”。两种表述应为对同一英文句的不同翻译,其中一本有误解和附会。

闻朱交往密切,从日记可以看出:1932年9月起闻一多身影始现,其后不绝如缕,凡150次以上。仅从1945年暑期到本日,就有频繁的交往记录:6月21日,“访一多,未晤,将试题交其夫人。”22日,“上午访一多未遇。”23日,“上午至清华办公室,并访一多。彼告以四接头语。”29日刚抵成都的朱自清有信致闻。7月8日、29日自成都致信闻一多;9月2日(朱返昆三天后)“访芝生、一多”;3日,“一多来谈清华国文系事”;17日,“上午访一多,未晤。得闻太太许可,阅一多手稿,资料丰富,很受启发。”事实上,两人相交日久,彼此熟知,在此时突然说“彼冷冰冰。我大概是个引不起别人兴趣的人”,实在显得突兀。

关于翻阅闻一多手稿一事,朱自清在回忆文章中曾详细提及:“去年春间有一天,因为文学史上一个问题要参考他的稿子,一清早去看他。那知他已经出去开会去了。我得了闻太太的允许,翻看他的稿子;越看越有意思,不知不觉间将他的大部分的手稿都翻了。闻太太去做她的事,由我一个人在屋里翻了两点多钟。闻先生还没有回,我满意的向闻太太告辞。”

家人可以毫不见外地允许他在主人不在时随意翻阅手稿,这十分符合闻朱的密切关系。朱自清向来对闻敬佩有加,无论日记的“很受启发”,还是回忆里的“满意”,都体现出这种敬佩态度。且不说1945年的闻一多已经以热情似火的斗士形象闻名,不太可能对老友有超出限度的冷遇,即使他偶尔冷落了朱自清,也很难想象朱在同一天内,上午才阅其手稿、启发甚多、备及满意,下午就会因对方冷遇而耿耿于怀。

至于陈寅恪,虽然此时朱自清与他相识近二十年、同样十分推重,但因不在同一学系,又有十岁的年龄差距,两人的亲密程度也就远不及闻、朱之间。据统计,陈寅恪在朱自清日记中出现约40次,其中还有过不太愉快的记录。1936年10月22日:“昨日陈寅恪电话,询问彼寄投学报翻译哈佛大学某杂志发表《韩愈与中国小说》一文之原稿。是否准备采用。因不易决断,故答以不采用。然恐已造成问题矣。”当时朱自清兼任《清华学报》编辑,陈寅恪的稿子最终没在《清华学报》发表。这对陈寅恪来说也许未足挂怀,但朱自清既有了“恐已造成问题”的担心,这种担心就难免不在日后交往中留下阴影。在陈寅恪离开联大的五年中,朱自清日记里偶尔间接谈及他,仅有的见面记录是1944年暑期朱自清在成都度假期间两访陈寅恪,均极简略。

在此一年后,陈寅恪重回昆明,朱自清访问拜谒,即便完全出自礼节性的,也是必要和必然的。朱自清提前一个月就“闻寅恪将去英国”(日记1945年8月7日),当天他又明知闻一多访陈,他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地只是记下“闻一多访陈”这一事实?而在陈寅恪居留时间短暂、访客盈门的情况下,同事友好二人相携趋访也属合情合理。陈寅恪频繁待客,恐难以做到始终热情;在朱自清方面,“彼冷冰冰。我大概是个引不起别人兴趣的人”或“甚冷淡,余无法引起谈话”,这种腹诽之言针对有一定心理距离、阔别时间较长的陈寅恪说出来,就毫无扞格之处。因此,闻一多约朱“同往”访陈的可能性远远大于朱自清“期望能与一多谈心”的可能性;让朱自清感到冷落的,是陈寅恪,而不是闻一多。

现在来关注王瑶译本所缺的那句:“拒绝江清关于邀请邵、孙、沈及卡尔?陈的建议。此数人中,我只喜欢孙,拟往看望,与之话别。”

9月21日,陈寅恪启程,朱自清送行:“寅恪与其他数人今日动身去加尔各答,上午送别之。”据《陈寅恪年谱长编》,陈寅恪的同行者是邵循正、孙毓棠、沈有鼎、洪谦。这正是朱自清日记中提及的名单,其中的卡尔?陈正是陈寅恪本人。显然,浦江清有与朱自清联袂设宴饯别之念,而朱自清拒绝了,原因是“此数人中,我只喜欢孙”。可见,陈寅恪不在朱自清“喜欢”之列。这又为前述结论添一心理佐证——对朱自清来说,看望陈寅恪、为他送行都是起码礼节,不能不为;至于宴请则能免就免,除非是自己“喜欢”的人。

卞僧慧《陈寅恪先生年谱长编》和闻黎明《闻一多年谱长编》均对朱自清日记多所援引,用的都是全集本。在1945年9月17日这一天,卞先生据朱自清日记叙述“下午,闻一多看望先生”一事,就把二人携往的事实遮盖了。闻黎明同样在9月17日条中引述了朱自清日记,但仅限于“阅读手稿”一事,对后文的“冷冰冰”一事只字未提。我相信闻黎明先生面对朱自清日记这一行记述一定有所踌躇;而最终或是出于对真相的怀疑,或是出于为尊者讳的心理,就略而未提。现在,我们对勘两本日记,既还原了事实,又为闻一多先生洗清了一个小小的“不白之冤”,恐怕不算无意义之辨吧。

(作者:徐强 单位:东北师范大学文学院)

(责编: 陈冰旭)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书店成为孩子们的暑期乐园

    在浙江省杭州市庆春路购书中心的绘本馆里,一到暑期,到处都是来看书的小朋友,清凉舒适又有海量图书的新华书店俨然是孩子们的乐园。[详细]
天津时时彩时时彩走势图 云南时时彩官网 新疆喜乐彩和值图 重庆时时彩个人经验 重庆时时彩单双预测 新疆喜乐彩游戏规则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时间 新疆时时彩前三走势 天津时时彩网上投注 天津时时彩个位 新疆喜乐彩 云南时时彩历史开奖号
天津时时彩现场开奖 天津时时彩四星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号码查询 天津时时彩龙虎走势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 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表3v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开奖数据 时时彩改单 新疆时时彩投注时间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官网 重庆时时彩人工预测号 天津时时彩跨度走势图
湖北早点加盟 早点粥加盟 娘家早餐加盟 山东早餐加盟 清美早餐加盟
早点小吃加盟连锁 加盟早点店 娘家早点车怎么加盟 杨国福麻辣烫加盟 早点加盟连锁店
特色小吃早点加盟 粗粮早餐加盟 北京早点摊加盟 天津早点加盟车 北京早点加盟
特色早点小吃加盟店 早餐肠粉加盟 早餐粥车 早点加盟商 早餐培训加盟
云南11选5前2 浙江11选5投注 辽宁35选7走势图大盘 09年大中电器数码报价 七乐彩走势图
官方彩票手机投注网站 江苏7位数app下载 永利彩票是黑彩吗 湖北30选5最新开奖结果 宁夏11选5彩票控
黑龙江快乐10分开奖记录 北京体彩快中彩 极速快3是正规的吗 河北十一选五计划预测 快乐扑克
北京pk10 重庆时时彩前三走势图 广东11选五走势图 网球肘 排列3字谜